欢迎来到 - pc实力大群 【接待11190677】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感人故事 >

湖南作家《光明日报》刊文讲述“女医生骑行300公里回武汉上班”的感人故事

时间:2020-04-03 03:24 点击:
编者按在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让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放弃与家人团聚,选择坚守岗位,冲在疫情防控最前线,为守护每

在春节万家团圆的时刻,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让奋战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放弃与家人团聚,选择坚守岗位,冲在疫情防控最前线,为守护每个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是这场战役中最美的逆行者。

湖南作家曾散用最朴素真挚的笔触,记录下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300多公里泪水伴着雨水的艰辛逆行之路。该文章在2020年3月20日的《光明日报》文化周末版突出刊发。

湖南作家《光明日报》刊文讲述“女医生骑行300公里回武汉上班”的感人故事

甘心(报告文学)

作者:曾散

湖南作家《光明日报》刊文讲述“女医生骑行300公里回武汉上班”的感人故事

插图:郭红松

【中国故事】

我是医生,骑车也要回武汉

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消息铺天盖地传来的时候,甘如意有些懵了,她当时在老家正陪着父母烤火,电烤桌的温度如同新冠肺炎疫情资讯的热度,灼得她隐隐作痛。

回乡下的这些天,甘如意的内心颇不平静。作为一名从武汉回来的基层医生,她惦记着三百多公里外的武汉,密切关注着疫情新闻和单位工作群信息。形势急转直下,谁都始料未及。

1月25日,大年初一,甘如意一家的新年饭吃得心事重重。“我要赶回医院!”她的决定比武汉关闭离汉通道的消息更让父母惊慌。

“你才刚刚回家几天?还在过年啊。”母亲急着接过话头,马上又补了一句“现在回武汉太危险了!”后面这句话才是母亲真正的想法。

“现在情况紧急,哪怕是普通感冒,居民都会恐慌。我们科室只有两个人,我去了,能为更多的患者化验,也能减轻同事的压力。我同事都58岁了,也一直没休息。”甘如意又望着父亲。这个家里,父亲的话不多,但他最支持甘如意的工作,当年选择学医也是父亲的建议。

父亲抬头看了看悬在天花板上的灯,然后看着甘如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你回去工作我不拦你,这是你的职责。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你不但是医生,也是我们的女儿!”

青白色的光散落在厅屋的角角落落,怜爱与不安在父母的心头不断发酵着,然后蔓延开来,随同灯光荡漾,飘飘洒洒在厅屋里。

“到处都封路了,明天去办通行手续,后天走。”甘如意当机立断,马上跟单位领导申请提前返岗。

1月26日是大年初二,没等手续办齐,传来消息,所有去武汉的公共交通停运,就连甘如意所在的杨家码头村去往县城的主路都只能通行两个轮子的车辆。

“怎么办呢?”甘如意的父亲自言自语,又像是在跟女儿说话。他们村位于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县斑竹垱镇,距离武汉三百多公里。

未满24岁的女儿一直是父亲的骄傲,从小到大乖巧懂事,从湖北省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顺利考到武汉市江夏区金口中心卫生院范湖分院成为一名化验医生,他相信以女儿的专业知识回去多多少少能尽一份力,可他发愁的是这几百公里路程该怎么办。

“看能不能叫一辆车送我去,我看村里很多人家买了车。”甘如意回村后看到有些邻居家门口停放着车辆。

“我去问问。”父亲说完就起身出了门。

父亲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车辆没有着落。其实后来出发后他们才发现,即使叫到车也通行不了。

“没有车不要紧,我可以骑自行车去。”思前想后,甘如意大胆提出想法。

“那怎么行?几百公里路啊!”父母不同意。

“骑一段就少一段,路上说不准还能坐上顺风车。我每走一段路就给家里报平安,你们放心!”甘如意打定主意。

父亲自责没有本事,双手将头发抓了又抓。甘如意也心疼父母,他们在家务农,辛苦一辈子,也不能享女儿的福。

接下来几天,甘如意一边规划骑行路线,一边办理各种手续,等单位返岗证明和临时通行证办好就出发。

骑行路上,泪水伴着雨水,被风吹落

1月31日,甘如意早早起来,发现父母起得更早。临行前,她把母亲给她装好的年货拿出来,背包里只装了点饼干、坚果、几个橘子和换洗衣服。

上午十点,阳光灿烂,甘如意开始了她的“远征”。

甘如意那张编号为“009”的临时通行证,车牌号一栏填写的是“自行车”,通行事由“到武汉江夏区金口中心医院上班”。

父亲坚持要送上一程。父女俩每人一辆自行车从家里出发,农村的路弯弯绕绕,经常还会遇上路障。爬坡过坎走了近50公里,到达公安县城时已是下午3点。当晚,父亲带她借住在一个远房亲戚家。

甘如意那天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多年没有骑自行车,膝盖疼”,一个流泪的表情。看得出,漫漫征途的第一步给了她一个下马威。

2月1日上午,甘如意又要启程了,她不忍心父亲辛苦,拒绝了他再送一程的建议。告别父亲,甘如意真正踏上了她一个人的逆行之路。

老旧的蓝色单车哗哗作响,承载着瘦瘦弱弱的甘如意,一点点向前移动。这辆车伴随她长大,如今又随她奔赴抗疫战场。甘如意跟我说,那天她回想起年少的时光,小学三年级她就每天骑这辆车上学,一直骑到她离家上大学。岁月流转,她长大了,自行车也老了,车架上的斑斑锈迹仿佛是它的年轮,一层叠着一层,两个轮胎有气无力地滚动着,干干瘪瘪,颤颤巍巍。

对复杂的路况甘如意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有时候冤枉路还会让她沮丧,她只能靠手机导航一段一段前行。

下午1点,甘如意到达荆州长江大桥。工作人员告诉她,桥上已经不让自行车通行。她只好把自行车寄存到一个副食店里,打电话让父母日后抽时间取回去。

失去唯一的交通工具,甘如意只能步行经过荆州长江大桥,等她走到荆州市区,天已经黑了。她找不到开门营业的旅馆,手机也已没电,只能向一个未营业的旅馆老板求助。老板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一家还能安排住宿的地方。

2月2日,甘如意一大早就起了床。她在路边拦了十几辆出租车,都被告知不能出城。

中午11点,一辆出租车把甘如意放在了荆州市中心城区的街道,看到路边停放的共享单车,她艰难地决定继续单骑远征。沿着318国道骑行,她下一站目标是七十多公里外的潜江。

冬天天黑得早,一场雨不期而至。甘如意心中万分沮丧,可她没有退路,只能冒雨前行。她打开手机电筒照明,累了就下来推着车走一截,走走停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