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pc实力大群 【接待11190677】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美文欣赏 >

老街坊∣美文鉴赏

时间:2019-04-29 21:52 点击:
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我甚至续上了前世的缘分。一天,我跟云鹏等几个老乡去图书馆,在荷花池畔邂逅了一位女生,云鹏他们认识,于是,相互打了招呼。等她走远后,

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我甚至续上了前世的缘分。一天,我跟云鹏等几个老乡去图书馆,在荷花池畔邂逅了一位女生,云鹏他们认识,于是,相互打了招呼。等她走远后,我不经意地问:“这是谁?长的还不赖哩!”云鹏他们就取笑我,并开玩笑说:“要不给你介绍介绍?”我感到不好意思,就半真半假地说:“好啊!”云鹏却当了真,约了几个老乡几次三番地去找她。弄得她问云鹏:“你们找我到底有啥事?”云鹏被她突然一问,就说了实话:“咱有个老乡,想跟你认识一下,但他害羞,就委托我们来找你说说。”她说了“行啊”,就给云鹏他们道了再见。谁知“再见

原标题:老街坊∣美文鉴赏

剑,醮着诗歌下酒

——送给江油诗歌“三剑客”

□周渔(眉山)

剑,一定要蘸酒才够味而且要舞给懂你的人看,喜欢的人喝

没有对手的江湖该有多寂寞如果三剑客一起出手醉倒的何止是绵阳,江油一首诗的酒量有多大,剑气就有多重

我的兄弟,比李白酒量大的兄弟喝醉了也是诗歌一剑封喉今夜,箫声四起宋朝的不醉,唐朝的不归醮着诗歌下酒,原来诗歌比干海椒还辣

我和你,总有一人先倒下倒下了也是英雄兄弟,再喝一杯就散席毕竟你不是李白,我不是东坡诗倒了,我们不扶谁扶一碗月亮,三个酒杯干不干,有时不是自己说了算就像荷花开不开,也不是荷花说了算

剑客的剑,没有对手也要刺这年代,你不刺它就空了,干了,倒了

连笑都是痛醒的我举杯接着呢!就等你出剑秋天动了动嘴唇我们又干了一杯?

作者简历

周渔,“东坡故里”诗人。仁寿作协副主席,《联盟力量》总编,《四川文化网》常务副主编,《好诗人》副主编。

川大记忆

□冯大力(河南)

每次回到川大,我都会莫名激动,毕业二十周年时,我们工商86级的同学再次聚首川大,让我也想起不少往事。

刚到川大的时候,我不会讲普通话,撇着普通话腔调说出的是河南话,遭遇不少尴尬。譬如,需要上厕所时,我说出的是:“同学,请问‘柴所儿’在哪儿?”别人听不懂,我又急,就只好打手语。

上课也有些不适应:老师居然在一节课上讲了十多页内容,好多内容还不在课本上。下了课,老师拿起讲义就走,根本不问我们会了没有。开学一个多月了,我失去了方向和目标,整天都觉得迷茫而懵懂,经常想家。

直到有一天,一位高年级的老乡带着我去了图书馆,我才找到了一片明亮的天空。除了上课,我就去图书馆看书,如饥似渴,不分类别,逮着啥看啥。周六晚上,我一定要看电影。书和电影给了我快乐,给了我享受,给了我知识和自信。

去学校图书馆的路上,我甚至续上了前世的缘分。一天,我跟云鹏等几个老乡去图书馆,在荷花池畔邂逅了一位女生,云鹏他们认识,于是,相互打了招呼。等她走远后,我不经意地问:“这是谁?长的还不赖哩!”云鹏他们就取笑我,并开玩笑说:“要不给你介绍介绍?”我感到不好意思,就半真半假地说:“好啊!”云鹏却当了真,约了几个老乡几次三番地去找她。弄得她问云鹏:“你们找我到底有啥事?”云鹏被她突然一问,就说了实话:“咱有个老乡,想跟你认识一下,但他害羞,就委托我们来找你说说。”她说了“行啊”,就给云鹏他们道了再见。谁知“再见”后,云鹏再也约不出来她了。而云鹏是个执着的主儿,又找到了她最信任的老乡景旗去说情。景旗是个厚道人,就答应帮助云鹏。她不好意思给景旗难看,就在景旗和云鹏的陪同下,在1988年的冬天跟我见了第一次面。

见面后不久,期末考试就开始了,我们就没再联系。后来开学后我去找她,她也出来了。但是,她见我的第一句话竟是:“对不起!俺姥姥说我还小,不让我谈恋爱。你以后就别来找我了。”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这可刺激了我!我猛追上去拉着她,死死地盯着她,一句话不说,就是不让她走。她很难为情,也很害怕,就低声警告我:“如果你再不松手,我就喊人了!”我不仅没有松手,而且另一只手狠狠地捂着了她的嘴巴。结婚后她告诉我,我当时差一点把她闷死。我终究没有把她闷死,而是把她拉了回来。后来,她答应了跟我交朋友,再后来确认了恋爱关系,给我粮票和饭票,还把一床毛毯送给了我。

父亲的河

□杨涵凯(郫县)

最近的小长假,经父亲多次催促,我从成都回到故乡渠县。第二天一大早,父亲叫醒我:儿子,你很少回来,我今天带你出去转转。匆匆吃过早饭,我和父亲出门了。天色还早,东边只有一片薄薄的粉红色云彩。

我和父亲穿过渠江二桥,沿西岸堤防高架桥向上游方向走去,走了好大一会儿,看见前方一片茂密,有高大的乔木,也有低矮的灌木,更多的是一大片一大片叫不出名的花草,一眼望不到边。父亲问我是否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摇了摇头。父亲说:儿子,我估计你也想不起来了,这里是过去“臭名”远扬的流江河,现在变成风景秀美的湿地公园了。的确,记忆中的流江河上游有大量的养殖场和小型化工厂,废水直接排放,长年充满恶臭,一直是渠城人民心头的痛。眼前的景象根本与过去对不上号了。

这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大地也一下子变得通透明朗起来。我和父亲站在两江交汇的堤坝上,父亲兴致很高,给我介绍起家乡近几年发生的变化,全县先后新改建了5条救灾生命通道……实施了一大批退耕还林、农田治理等基础工程……滔滔不绝,信手拈来。“流江河”三字被父亲频频提起,我想起他曾给我讲的一件事,或许这也是他对这条河感情深厚的缘由。

那是2010年“7.18”洪水发生的时候,他在流江河沿岸的一个乡做领导,接到上级通知洪水还要上涨两米左右,必须转移淹没线下的群众,父亲就带着乡上组织的抗洪抢险队沿河两岸逐村逐户排查转移。走到一个叫许家坝的地方时,已到下午,雨停了,连太阳都出来了,河里的洪水看不出还要上涨的兆头。无论父亲和其他干部怎么动员,村里的居民都不愿搬迁,不相信河水还要涨2米。另外几个养殖场和路边副食店说,有大量的猪、鸭和食品,万一不涨水,转移岂不是花冤枉钱了。

父亲说:大家要相信科学,尽管我们这里雨停了,上游地方还在下暴雨,渠江的水也要倒灌进来,如果等水涨上来了,又是夜间,根本来不及,搞不好要人财两空。但任凭父亲他们怎么动员,嗓子都喊哑了,村民们仍然没有丝毫转移的心思,正僵持不下,父亲指向一棵半浸在水中的柏树,叫大家快看。大家定睛一看,在那棵树上,一条几十公分长的水蛇正吃力地向树杆上爬。村民们马上嚷开了,蛇都在逃命,肯定还要涨水,听乡上干部的没得错,赶快搬。在父亲和抢险队员的帮助下,天黑之前全部顺利搬迁转移。

“竹筒饭”是贼娃子发明的

□郑光福(成都)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